臺 灣南地方法院新聞稿

版主: 台灣之聲

臺 灣南地方法院新聞稿

文章司法革命會 » 週六 4月 23, 2016 10:43 pm

臺 灣南地方法院新聞稿
日 期: 10 5年 4月 22 日
發稿單位: 發稿單位: 行政庭 行政庭
連 絡 人: 郭貞秀庭長
連絡電話: 連絡電話: 06 -2956566295656629565662956566295656629565662956566 編號 10 5-00 6
有關 本院 104 年度 矚重 訴字第 1號被告李全教等 被告李全教等 被告李全教等 違反選罷法 違反選罷法 違反選罷法 案件 新聞稿 新聞稿
被告李全教 被告李全教 等人 於臺南市議會 於臺南市議會 於臺南市議會 第二屆 第二屆 議長選舉賄,違反罷法 議長選舉賄,違反罷法 議長選舉賄,違反罷法 議長選舉賄,違反罷法 案 件,本院於 件,本院於 件,本院於 105 年 4月 22 日下午 4時宣判, 時宣判, 就被告李全教 就被告李全教 就被告李全教 有罪部分 有罪部分 之主文及事實理由說明如下: 主文及事實理由說明如下: 主文及事實理由說明如下: 主文及事實理由說明如下: 主文及事實理由說明如下:
壹、 主文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李全教共同於直轄市議會長之選舉,對有投票權人行求 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賄賂及不正利益, 而約其投票權為一定之行使處有期徒刑肆年褫奪公權伍年。 褫奪公權伍年。
貳、犯罪事實 貳、犯罪事實 貳、犯罪事實 貳、犯罪事實
一、李全教於 一、李全教於 103 年中確定參選臺南市第 年中確定參選臺南市第 年中確定參選臺南市第 年中確定參選臺南市第 2屆議員起,即有意競逐 屆議員起,即有意競逐 屆議員起,即有意競逐 屆議員起,即有意競逐 議長之位,李全教為完成日後選舉布局認對當機率高 議長之位,李全教為完成日後選舉布局認對當機率高 議長之位,李全教為完成日後選舉布局認對當機率高 議長之位,李全教為完成日後選舉布局認對當機率高 議長之位,李全教為完成日後選舉布局認對當機率高 議長之位,李全教為完成日後選舉布局認對當機率高 議長之位,李全教為完成日後選舉布局認對當機率高 議長之位,李全教為完成日後選舉布局認對當機率高 議長之位,李全教為完成日後選舉布局認對當機率高 議長之位,李全教為完成日後選舉布局認對當機率高 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之谷 暮‧哈就預先綁樁即成為要務,李全教向羅進生表示:「暮‧哈就若能順利當選市議員,希 望她可以支持我長暮‧哈就若能順利當選市議員,希 望她可以支持我長暮‧哈就若能順利當選市議員,希 望她可以支持我長暮‧哈就若能順利當選市議員,希 望她可以支持我長暮‧哈就若能順利當選市議員,希 望她可以支持我長暮‧哈就若能順利當選市議員,希 望她可以支持我長暮‧哈就若能順利當選市議員,希 望她可以支持我長暮‧哈就若能順利當選市議員,希 望她可以支持我長暮‧哈就若能順利當選市議員,希 望她可以支持我長暮‧哈就若能順利當選市議員,希 望她可以支持我長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望她能接受企業家的贊助」,嗣卓華民也抵達羅進生住處李全 教又向羅進生再度表示「希望谷暮‧哈就,若當選市議員能夠 教又向羅進生再度表示「希望谷暮‧哈就,若當選市議員能夠 教又向羅進生再度表示「希望谷暮‧哈就,若當選市議員能夠 教又向羅進生再度表示「希望谷暮‧哈就,若當選市議員能夠 教又向羅進生再度表示「希望谷暮‧哈就,若當選市議員能夠 教又向羅進生再度表示「希望谷暮‧哈就,若當選市議員能夠 教又向羅進生再度表示「希望谷暮‧哈就,若當選市議員能夠 教又向羅進生再度表示「希望谷暮‧哈就,若當選市議員能夠 教又向羅進生再度表示「希望谷暮‧哈就,若當選市議員能夠 教又向羅進生再度表示「希望谷暮‧哈就,若當選市議員能夠
在議長選舉時投票支持我,若谷暮‧哈就同意的話有把握 在議長選舉時投票支持我,若谷暮‧哈就同意的話有把握 在議長選舉時投票支持我,若谷暮‧哈就同意的話有把握 在議長選舉時投票支持我,若谷暮‧哈就同意的話有把握 在議長選舉時投票支持我,若谷暮‧哈就同意的話有把握 在議長選舉時投票支持我,若谷暮‧哈就同意的話有把握 在議長選舉時投票支持我,若谷暮‧哈就同意的話有把握 在議長選舉時投票支持我,若谷暮‧哈就同意的話有把握 在議長選舉時投票支持我,若谷暮‧哈就同意的話有把握 在議長選舉時投票支持我,若谷暮‧哈就同意的話有把握 能夠在國民黨中斡旋讓谷暮‧哈就同額競選,且若 能夠在國民黨中斡旋讓谷暮‧哈就同額競選,且若 能夠在國民黨中斡旋讓谷暮‧哈就同額競選,且若 能夠在國民黨中斡旋讓谷暮‧哈就同額競選,且若 能夠在國民黨中斡旋讓谷暮‧哈就同額競選,且若 能夠在國民黨中斡旋讓谷暮‧哈就同額競選,且若 能夠在國民黨中斡旋讓谷暮‧哈就同額競選,且若 能夠在國民黨中斡旋讓谷暮‧哈就同額競選,且若 能夠在國民黨中斡旋讓谷暮‧哈就同額競選,且若 能夠在國民黨中斡旋讓谷暮‧哈就同額競選,且若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要支持我選議長的話,就接受企業捐獻才算」。卓華民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及羅進生乃對施余興望轉達李全教上述說法:「谷暮‧哈就若當 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選議員, 長舉願意支持李全教會幫忙斡旋國民黨要國民黨不派人出來跟谷暮‧哈 就競選;李全教要國民黨不派人出來跟谷暮‧哈 就競選;李全教要國民黨不派人出來跟谷暮‧哈 就競選;李全教要國民黨不派人出來跟谷暮‧哈 就競選;李全教要國民黨不派人出來跟谷暮‧哈 就競選;李全教要國民黨不派人出來跟谷暮‧哈 就競選;李全教要國民黨不派人出來跟谷暮‧哈 就競選;李全教要國民黨不派人出來跟谷暮‧哈 就競選;李全教要國民黨不派人出來跟谷暮‧哈 就競選;李全教要國民黨不派人出來跟谷暮‧哈 就競選;李全教就接受企業家贊助,如果議長的票要投給李 就接受企業家贊助,如果議長的票要投給李 就接受企業家贊助,如果議長的票要投給李 就接受企業家贊助,如果議長的票要投給李 就接受企業家贊助,如果議長的票要投給李 就接受企業家贊助,如果議長的票要投給李 就接受企業家贊助,如果議長的票要投給李 就接受企業家贊助,如果議長的票要投給李 就接受企業家贊助,如果議長的票要投給李 就接受企業家贊助,如果議長的票要投給李 全教」等語。 全教」等語。 卓華民 並分析「李全教很有機會可以選上議長, 並分析「李全教很有機會可以選上議長, 並分析「李全教很有機會可以選上議長, 並分析「李全教很有機會可以選上議長, 並分析「李全教很有機會可以選上議長, 並分析「李全教很有機會可以選上議長, 並分析「李全教很有機會可以選上議長, 包含一些民進黨議員已 經跟李全教說好了,他當選長的票包含一些民進黨議員已 經跟李全教說好了,他當選長的票包含一些民進黨議員已 經跟李全教說好了,他當選長的票包含一些民進黨議員已 經跟李全教說好了,他當選長的票包含一些民進黨議員已 經跟李全教說好了,他當選長的票包含一些民進黨議員已 經跟李全教說好了,他當選長的票包含一些民進黨議員已 經跟李全教說好了,他當選長的票包含一些民進黨議員已 經跟李全教說好了,他當選長的票包含一些民進黨議員已 經跟李全教說好了,他當選長的票包含一些民進黨議員已 經跟李全教說好了,他當選長的票經快要過了,李全教還 經快要過了,李全教還 經快要過了,李全教還 經快要過了,李全教還 是希望你回去說服谷暮‧哈就把議長的 是希望你回去說服谷暮‧哈就把議長的 是希望你回去說服谷暮‧哈就把議長的 是希望你回去說服谷暮‧哈就把議長的 是希望你回去說服谷暮‧哈就把議長的 是希望你回去說服谷暮‧哈就把議長的 是希望你回去說服谷暮‧哈就把議長的 票投給李全教,如果的數已經過半了不需要谷暮‧ 票投給李全教,如果的數已經過半了不需要谷暮‧ 票投給李全教,如果的數已經過半了不需要谷暮‧ 票投給李全教,如果的數已經過半了不需要谷暮‧ 票投給李全教,如果的數已經過半了不需要谷暮‧ 票投給李全教,如果的數已經過半了不需要谷暮‧ 票投給李全教,如果的數已經過半了不需要谷暮‧ 票投給李全教,如果的數已經過半了不需要谷暮‧ 票投給李全教,如果的數已經過半了不需要谷暮‧ 票投給李全教,如果的數已經過半了不需要谷暮‧ 哈就這張票的時候 ,那他會把資源支持們國民黨提名哈就這張票的時候 ,那他會把資源支持們國民黨提名哈就這張票的時候 ,那他會把資源支持們國民黨提名哈就這張票的時候 ,那他會把資源支持們國民黨提名哈就這張票的時候 ,那他會把資源支持們國民黨提名哈就這張票的時候 ,那他會把資源支持們國民黨提名哈就這張票的時候 ,那他會把資源支持們國民黨提名哈就這張票的時候 ,那他會把資源支持們國民黨提名哈就這張票的時候 ,那他會把資源支持們國民黨提名哈就這張票的時候 ,那他會把資源支持們國民黨提名選人伍宗康來跟谷暮‧哈就」 選人伍宗康來跟谷暮‧哈就」 選人伍宗康來跟谷暮‧哈就」 選人伍宗康來跟谷暮‧哈就」 選人伍宗康來跟谷暮‧哈就」 選人伍宗康來跟谷暮‧哈就」 選人伍宗康來跟谷暮‧哈就」 。李全教、卓華民羅進生乃以 李全教、卓華民羅進生乃以 李全教、卓華民羅進生乃以 李全教、卓華民羅進生乃以 李全教、卓華民羅進生乃以 李全教、卓華民羅進生乃以 李全教、卓華民羅進生乃以 李全教、卓華民羅進生乃以 此等方式對於谷暮‧哈就為行求賄選之,而約使其在將來 此等方式對於谷暮‧哈就為行求賄選之,而約使其在將來 此等方式對於谷暮‧哈就為行求賄選之,而約使其在將來 此等方式對於谷暮‧哈就為行求賄選之,而約使其在將來 此等方式對於谷暮‧哈就為行求賄選之,而約使其在將來 此等方式對於谷暮‧哈就為行求賄選之,而約使其在將來 此等方式對於谷暮‧哈就為行求賄選之,而約使其在將來 此等方式對於谷暮‧哈就為行求賄選之,而約使其在將來 此等方式對於谷暮‧哈就為行求賄選之,而約使其在將來 此等方式對於谷暮‧哈就為行求賄選之,而約使其在將來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當選議員後,在長舉中投票予李全教之權一定行使。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事後,施余興望將此告知谷暮‧哈就不為所動。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二、李全教遂承上開行求賄選之犯意,請與其有聯絡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 之意願。 之意願。 吳春成 吳春成 問谷暮‧哈就 問谷暮‧哈就 問谷暮‧哈就 問谷暮‧哈就 問谷暮‧哈就 是否願意於議長選舉支持李全教, 是否願意於議長選舉支持李全教, 是否願意於議長選舉支持李全教, 是否願意於議長選舉支持李全教, 是否願意於議長選舉支持李全教, 是否願意於議長選舉支持李全教, 是否願意於議長選舉支持李全教, 是否願意於議長選舉支持李全教,
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谷暮‧哈就則以市議員競選過程中, 因未接受李全教提條件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李全教轉而支持競選對手伍宗康之種恩怨回應 ,吳春成 吳春成 並稱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先給一半,選後再另到時候會透過些人你錢 不要傻的放在家裡」 不要傻的放在家裡」 不要傻的放在家裡」 不要傻的放在家裡」 、「如有意願,會告知李全教直接與谷暮‧ 「如有意願,會告知李全教直接與谷暮‧ 「如有意願,會告知李全教直接與谷暮‧ 「如有意願,會告知李全教直接與谷暮‧ 「如有意願,會告知李全教直接與谷暮‧ 「如有意願,會告知李全教直接與谷暮‧ 「如有意願,會告知李全教直接與谷暮‧ 「如有意願,會告知李全教直接與谷暮‧ 「如有意願,會告知李全教直接與谷暮‧ 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聯繫」,以此等方式探詢谷暮‧ 接受賄賂之意願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哈就聞言後不願同意, 乃以「我回去考慮」等語敷衍吳春成且亦未再與吳春成聯絡,李全教、遂止於預備行求。 且亦未再與吳春成聯絡,李全教、遂止於預備行求。 且亦未再與吳春成聯絡,李全教、遂止於預備行求。 且亦未再與吳春成聯絡,李全教、遂止於預備行求。 且亦未再與吳春成聯絡,李全教、遂止於預備行求。 且亦未再與吳春成聯絡,李全教、遂止於預備行求。 且亦未再與吳春成聯絡,李全教、遂止於預備行求。 且亦未再與吳春成聯絡,李全教、遂止於預備行求。 且亦未再與吳春成聯絡,李全教、遂止於預備行求。 且亦未再與吳春成聯絡,李全教、遂止於預備行求。
參、理由要旨 參、理由要旨 參、理由要旨 參、理由要旨
一、被告李全教羅進生卓華民共同於 一、被告李全教羅進生卓華民共同於 一、被告李全教羅進生卓華民共同於 一、被告李全教羅進生卓華民共同於 一、被告李全教羅進生卓華民共同於 一、被告李全教羅進生卓華民共同於 一、被告李全教羅進生卓華民共同於 一、被告李全教羅進生卓華民共同於 一、被告李全教羅進生卓華民共同於 一、被告李全教羅進生卓華民共同於 103103103年 9月 11 日對谷暮‧ 日對谷暮‧ 日對谷暮‧ 日對谷暮‧ 哈就共同行求賄 哈就共同行求賄 選部分,有卷內上開三人電話聯繫通記錄及 選部分,有卷內上開三人電話聯繫通記錄及 選部分,有卷內上開三人電話聯繫通記錄及 選部分,有卷內上開三人電話聯繫通記錄及 選部分,有卷內上開三人電話聯繫通記錄及 選部分,有卷內上開三人電話聯繫通記錄及 選部分,有卷內上開三人電話聯繫通記錄及 選部分,有卷內上開三人電話聯繫通記錄及 LINELINELINELINE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訊息往來,並經證人施余興望、谷暮‧哈就述明確被 告羅進生、卓華民並分別於偵查中自白供述在卷。且以「企業 告羅進生、卓華民並分別於偵查中自白供述在卷。且以「企業 告羅進生、卓華民並分別於偵查中自白供述在卷。且以「企業 告羅進生、卓華民並分別於偵查中自白供述在卷。且以「企業 告羅進生、卓華民並分別於偵查中自白供述在卷。且以「企業 告羅進生、卓華民並分別於偵查中自白供述在卷。且以「企業 告羅進生、卓華民並分別於偵查中自白供述在卷。且以「企業 告羅進生、卓華民並分別於偵查中自白供述在卷。且以「企業 告羅進生、卓華民並分別於偵查中自白供述在卷。且以「企業 告羅進生、卓華民並分別於偵查中自白供述在卷。且以「企業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家贊助」、「搓退另一候選人,形成同額競式作為行求 103103103年 12 月 25 日議長選舉之對價,分屬「賄賂」及不正利 日議長選舉之對價,分屬「賄賂」及不正利 日議長選舉之對價,分屬「賄賂」及不正利 日議長選舉之對價,分屬「賄賂」及不正利 日議長選舉之對價,分屬「賄賂」及不正利 日議長選舉之對價,分屬「賄賂」及不正利 日議長選舉之對價,分屬「賄賂」及不正利 日議長選舉之對價,分屬「賄賂」及不正利 益」: 益」:
(一) 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上開賄選罪, 只須行為人交付之金錢、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與該人有 投票權之相約為一定行使或不,相當對價關係,即克成立 相當對價關係,即克成立 相當對價關係,即克成立 相當對價關係,即克成立 相當對價關係,即克成立 。不論由掛名企業家透過政治獻金或 不論由掛名企業家透過政治獻金或 不論由掛名企業家透過政治獻金或 不論由掛名企業家透過政治獻金或 不論由掛名企業家透過政治獻金或 不論由掛名企業家透過政治獻金或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其他有形利益提供(如贊助文宣、廣告或選人員
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雜支經費)之 形式,供給候選人自有利於競活動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開展,是允以「企業家贊助」認屬賄賂之形式並未悖離一 般社會通念及授受雙方之認知。 般社會通念及授受雙方之認知。 般社會通念及授受雙方之認知。 般社會通念及授受雙方之認知。 般社會通念及授受雙方之認知。
(二) 本案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所謂「企業家贊助」,應係透過化整為零的政治獻金方式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給,惟政治獻金如與議長選舉有對價關係即被告卓華民 供述 :「第二點就是李全教要谷暮‧哈, 接受企業家捐贈「第二點就是李全教要谷暮‧哈, 接受企業家捐贈「第二點就是李全教要谷暮‧哈, 接受企業家捐贈「第二點就是李全教要谷暮‧哈, 接受企業家捐贈「第二點就是李全教要谷暮‧哈, 接受企業家捐贈「第二點就是李全教要谷暮‧哈, 接受企業家捐贈「第二點就是李全教要谷暮‧哈, 接受企業家捐贈「第二點就是李全教要谷暮‧哈, 接受企業家捐贈「第二點就是李全教要谷暮‧哈, 接受企業家捐贈如果接受企業家的捐贈後,議長票要投給李全教 如果接受企業家的捐贈後,議長票要投給李全教 如果接受企業家的捐贈後,議長票要投給李全教 如果接受企業家的捐贈後,議長票要投給李全教 如果接受企業家的捐贈後,議長票要投給李全教 如果接受企業家的捐贈後,議長票要投給李全教 如果接受企業家的捐贈後,議長票要投給李全教 如果接受企業家的捐贈後,議長票要投給李全教 」,強調以 強調以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接受企業家贊助,方足以表現其允諾支持之意向而達綁樁、 穩定票源之目的, 穩定票源之目的, 穩定票源之目的, 顯已逾越合法政治獻金之規範,而屬賄賂。 顯已逾越合法政治獻金之規範,而屬賄賂。 顯已逾越合法政治獻金之規範,而屬賄賂。 顯已逾越合法政治獻金之規範,而屬賄賂。 顯已逾越合法政治獻金之規範,而屬賄賂。 顯已逾越合法政治獻金之規範,而屬賄賂。 顯已逾越合法政治獻金之規範,而屬賄賂。 顯已逾越合法政治獻金之規範,而屬賄賂。
(三) 被告李全教許以斡旋國民黨另一候選人退 被告李全教許以斡旋國民黨另一候選人退 被告李全教許以斡旋國民黨另一候選人退 被告李全教許以斡旋國民黨另一候選人退 被告李全教許以斡旋國民黨另一候選人退 被告李全教許以斡旋國民黨另一候選人退 被告李全教許以斡旋國民黨另一候選人退 選 ,讓谷暮‧哈就選 ,讓谷暮‧哈就選 ,讓谷暮‧哈就選 ,讓谷暮‧哈就選 ,讓谷暮‧哈就選 ,讓谷暮‧哈就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情單純,形同額競選之條件換取谷暮‧哈就當市議員後 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議長投票 時之支持。而同額競選,僅需達舉法定最低當數即可當選,在得輕易之前提下通常競過程 數即可當選,在得輕易之前提下通常競過程 數即可當選,在得輕易之前提下通常競過程 數即可當選,在得輕易之前提下通常競過程 數即可當選,在得輕易之前提下通常競過程 數即可當選,在得輕易之前提下通常競過程 數即可當選,在得輕易之前提下通常競過程 數即可當選,在得輕易之前提下通常競過程 數即可當選,在得輕易之前提下通常競過程 所需花費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大量之財務、勞支出,即可減省自屬不正利益二者有 對價關係,顯逾越一般政治協商、斡旋範圍。 對價關係,顯逾越一般政治協商、斡旋範圍。 對價關係,顯逾越一般政治協商、斡旋範圍。 對價關係,顯逾越一般政治協商、斡旋範圍。 對價關係,顯逾越一般政治協商、斡旋範圍。 對價關係,顯逾越一般政治協商、斡旋範圍。 對價關係,顯逾越一般政治協商、斡旋範圍。
(四)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被告李全教以「企業家贊助」、搓(勸)退國民黨候選人,形 成同額競選」作為行求 成同額競選」作為行求 成同額競選」作為行求 成同額競選」作為行求 103103103年 12 月 25 日議長選舉,其間有 日議長選舉,其間有 日議長選舉,其間有 對價關係,已該當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對價關係,已該當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對價關係,已該當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對價關係,已該當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對價關係,已該當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對價關係,已該當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對價關係,已該當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對價關係,已該當於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100100100條第 1項行求 項行求 賄選之構成要件。 賄選之構成要件。 賄選之構成要件。
二、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李全教請與其有行求賄選犯意聯絡之吳春成探詢谷暮‧哈就接受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賄賂而於日後議長選舉投票支持之意願,認定被告李全教、吳春
成對谷暮‧哈就共同預備行求賄選部分 成對谷暮‧哈就共同預備行求賄選部分 成對谷暮‧哈就共同預備行求賄選部分 成對谷暮‧哈就共同預備行求賄選部分 成對谷暮‧哈就共同預備行求賄選部分 成對谷暮‧哈就共同預備行求賄選部分 成對谷暮‧哈就共同預備行求賄選部分 成對谷暮‧哈就共同預備行求賄選部分 ,有 卷內通聯記錄及當日 卷內通聯記錄及當日 卷內通聯記錄及當日 卷內通聯記錄及當日

成 供述等情節大致吻合。被告吳春成 供述等情節大致吻合。被告吳春成 供述等情節大致吻合。被告吳春成 供述等情節大致吻合。被告吳春成 供述等情節大致吻合。被告吳春成 供述等情節大致吻合。被告吳春於 103103103年 12 月 4日餐敘時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未向證人谷暮‧哈就言明賄賂具體內容或數額,僅以利益、情
面考量事由來 面考量事由來 勸誘證人谷 勸誘證人谷 勸誘證人谷 暮‧哈就, ‧哈就, ‧哈就, 其表示倘證人谷暮‧哈就有 表示倘證人谷暮‧哈就有 表示倘證人谷暮‧哈就有 表示倘證人谷暮‧哈就有 表示倘證人谷暮‧哈就有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此意願則會向被告李全教回報、事後再由親自接洽聯
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繫之行 為,易於後續被告李全教求賄選實為評價上應 為評價上應
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屬使行求賄賂 犯罪易於實之準備為,應論以預罪

肆、 量刑部分: 量刑部分: 量刑部分: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被告李全教明知選舉乃民主政治運作之重要制度,須由評斷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候選人之才德、品行學識操守政見而賢與能,此攸關國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家政治之良窳甚鉅,而賄選為敗壞風主要根源一旦金錢或 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不正利益介入選舉, 民主政治之真諦即遭抹滅詎其為求當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竟對於有投票權之人行求賄賂及不正利益,敗壞選風足以影響、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破壞選舉之公正性,戕害民主政治根基被告李全教策劃本案 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 目的並居於幕後主導地位,犯罪情節最重兼衡之動機、目的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手段、素行參與犯罪之情節生活狀況智識程度,及所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生之損害及犯罪後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刑。另依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 113113113條第 3項及刑法第 項及刑法第 37 條第 2項之規 定,諭知褫奪公權。 定,諭知褫奪公權。 定,諭知褫奪公權。 定,諭知褫奪公權。
司法革命會
 
文章: 4525
註冊時間: 週五 5月 30, 2008 6:14 pm

回到 台灣之聲私(輸)法院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