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案死因與操練切割 不合理''''桃檢攻防太保守

版主: 台灣之聲

洪案死因與操練切割 不合理''''桃檢攻防太保守

文章司法革命會 » 週日 3月 09, 2014 8:54 am

洪仲丘 以及另外八個名字
◎ 楊月清

雖然因為感冒看診,最終沒趕去洪案宣判現場,但也氣極落淚為仲丘抱不平!看到范佐憲等壞傢伙全都避了罪,真是讓人吐血!但坦白說,我一點也不意外。

去年和反共團友/護台人士/軍冤家屬等,在台北車站「為台灣祈福」的七個月靜坐的後面幾個月中,我幾乎每週喊話預告:「不相信洪案會有令人滿意的結局」,因為「法醫和同袍的改口供」、「全體同袍的共同失憶」、「長官的排練調教」、「通常民間司法比軍檢更講求證據但證據早已在軍中淹沒了!」更重要的原因:「許水德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所以這樣粗糙離譜的宣判,並不意外!

「軍中人權暨受害家屬協會」中的一個案例,和仲丘的案子最相似:

入營十二天的屏東孩子周黃恩琦,一年多前的夏日在官田軍營操練,酷暑下體力不支,安全指數由三十升到四十已插了紅旗理應立即停操,卻因連長的固執和強勢,做出錯誤決定,硬逼著恩琦繼續操練而當場送命!一審軍檢判了連長罪名成立,前個月二審移往民間司法,卻改判連長「無罪」,讓家屬及律師和我們一眾親友當場傻眼!

除了洪仲丘,還有周黃恩琦、陳俊銘、連志偉、姚泰源、洪文樸、蔡學良、馮偉仁、徐俊凱…等眾多冤案,如果全和仲丘一樣,軍中滅證,司法輕判,我們要質疑:這是什麼國家?什麼社會?台灣還有公道天理嗎?「管定了」的馬總統,你要對人神共憤的軍中人權惡況和司法不公繼續充耳不聞嗎?

(作者為軍中人權暨受害家屬協會顧問)


〔記者張軒哲、鄭淑婷、陳慧萍/綜合報導〕洪案一審判決,洪家人難以接受,洪母胡素真昨日仍憤怒難平,洪姊洪慈庸表示,因為桃園地檢署檢察官太保守,可以發掘更多違法事實或變更起訴罪名都沒做,導致論罪不足,造成共犯結構被切割了,十八名被告獲輕判,到底誰應該為這個錯誤、這條人命負責?

桃檢:尊重家屬看法

對於洪慈庸的批評,桃園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戴文亮表示,尊重家屬的看法與感受,檢方收到判決書後,會詳細檢視卷證及判決理由,如果法院引用法條、量刑有違誤之處,會儘速提起上訴。

洪慈庸前天聽到判決結果,忍不住淚灑法庭,她昨天打起精神受訪,強調並未期盼判得多重,但這樣的刑度在意料之外,家屬與律師都感到詫異,之前一再向院方強調仲丘之死與起訴書罪名不相當,五四二旅把仲丘送進禁閉室,是蓄意傷害,五四二旅涉案人應背負的罪名不應只是「妨害自由」,應是對仲丘造成的傷害或死亡原因負責。

她說,地院法官依軍檢起訴書判決,起訴時,五四二旅、二六九旅的罪名就被切割、分攤,桃檢檢察官在地院審理時的攻防過於保守,可以做的沒做,才造成法官輕判,她將要求檢方上訴。

洪慈庸說,她正面看待軍審法移審一般地院,但此次判決令人質疑的是「不知誰應該為這個錯誤、為這條人命負責?」最大癥結點在於起訴書部分,家屬沒有否定司法,也看到三位法官的努力,但可能認定與認知上有所出入。

洪慈庸強調,從來沒想過用民粹影響判決,但整個偵辦過程中,不知國防部做了什麼,造成整個證據不足或證據不能採用,會為二審努力,即使最後結果不是所希望的,但已經做到制度面的改革。

白衫軍:上街未必最適合

洪仲丘案被告的刑度最重僅八個月,社會關注白衫軍是否重返凱道,公民一九八五行動聯盟發言人王希昨表示,判決令人無法接受,「一九八五」將繼續和正義站在一起,但也不希望干擾判決的發展,後續行動將與律師團、家屬審慎討論,上街遊行未必是最適合的選項。

公民一九八五行動聯盟發表聲明強調,部隊的文化和制度,才是這整起犯罪的肇因者,司法判決應該反映出每一位被告在犯罪結構中應該負擔的責任,不應該因為整個事件是集體形成,就平均化每個被告的責任;在部隊這個仍不文明、不法治、不正義的黑暗角落,司法判決應該負起對被告究責,進而促使檢討制度、促成社會進步的義務。


〔記者蔡淑媛、邱俊福/綜合報導〕洪仲丘案輕判,協助洪家驗屍的前法醫高大成痛批判決不符社會期待,讓人難以接受,他並直指負責解剖的法醫石台平出庭「翻供」,死因從「他為」變成「意外」,實在太離譜!他認為,此案輕則業務過失致死、重則涉嫌凌虐致死,甚至有教唆之嫌,應該查清楚。

石:從未翻供 沒說過是意外

法醫石台平昨回應表示,他從未翻供過,更從沒說過是「意外」,「意外」是軍檢法醫所說的,而他為、他殺與兇殺,中文雖然不一樣,但英文為同一個字homicide,法醫學上意義也相同,當初是認為洪仲丘沒有刀、槍傷,寫「他殺」怪怪的,才會寫「他為」,其實完全一樣。

高:石的說法 代表洪太胖、體能差

高大成表示,洪仲丘才二十四歲,被連續三天操練,身體狀況急轉直下,第四、五天已感到不適,不斷發出求救訊息,但戒護士無動於衷而持續操練,終於造成悲劇。石台平卻在法庭「翻供」指是意外,變成不是操練過度致死,代表洪仲丘太胖、體能差,別人操練不會死,洪卻死了,這是顛倒是非的說法。

石:洪的體質禁不起折騰 鬧出人命

對此,石台平說,洪仲丘是非自願性過度運動所引起中暑死亡,所以是「非預謀非仇恨的他殺」,但卻沒有凌虐問題,主要是戒護士同時操練五人,雖軍中有想要在洪仲丘退伍前給點顏色瞧瞧的意味,最後會鬧出人命,是在於洪仲丘本身體質禁不起折騰。

高大成並指,負責操練的是戒護士不是訓練士,應有懲戒及看護的常識,看到洪彷彿快死了,不救人卻硬是操練,難道沒有業務過失致死?至少也要判刑一年以上,甚至有凌虐嫌疑,把人操到死!另外,軍中以服從為先,他也懷疑有上級教唆之嫌。

高大成直批洪在軍中死亡,由國防醫學院畢業的石台平負責解剖,有球員兼裁判之嫌,官官相護,他懷疑石台平遭受壓力才「翻供」,而未秉持專業、捍衛正義,洪的律師建議法官傳他出庭作證,卻被拒絕,他也認為法官心態可議,質疑原本就想輕判。

石台平回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不應受環境影響,所以處理案件僅會考慮死者福利,對於外界的批評感到遺憾,而當初高大成能進入解剖室,是他所應允,事後因不合規定、程序,還遭許多法醫的批評與責難。

高大成說,洪案輕判再上街頭,他也支持,以前軍人干政,現在文人為官,沒想到卻走回頭路,讓人難以置信。
司法革命會
 
文章: 4525
註冊時間: 週五 5月 30, 2008 6:14 pm

回到 台灣之聲私(輸)法院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3 位訪客

cron